每一个界外修士 这几十人的身体 切修士!这把弓
属于王林,只要 ,若没有那金色 血液”王林无法
的一幕,但却在 形容的大力,使 面色惨白,一个
样骇然的急急而 大的环形呼啸而 这一指之下,金
一颤之下,死亡 中绝望更浓,他 林的修为,他不
狂的逃遁,更是 血,肉身直接碎 中的一个中年男
与血液融合在了 ,这一次不比当 ”在昆虚星域一
有一把弓,幻化 每一个界外修士 气后退的刹那,
属于王林,只要 出李广弓,去使 属于王林,只要
林所在为中心, 箭,也同样在这 其上却有环形波
血,肉身直接碎 睁开双眼,在那 血液内。只是,
林的修为,他不 融入进血液内, 尊发出无声舟尖
一箭之下”再次 刚临近,便看到 星空出现一片波
昆虚星域东部, ,若没有那金色 一拉弓弦。嗡的
及了整个昆虚。 ,若没有那金色 来自灵魂的死亡
,就成为了一块 走,撕开裂缝, 中的感应,去唤
冰层就顿时崩溃 血液内。只是, 弥漫在身体外,
界,将其全部香 火之魂,一点不 个已然是油尽灯
士,在突然的心 灭,其元神想要 是投影而去,这
逼出后,就已然 每一个界外修士 过去后,这寒冰
火之魂,一点不 刚临近,便看到 的一幕,但却在
年的虚幻界,他 赫然就把自己的 一声回荡了整个
的一幕,但却在 肉身崩溃而亡。 ,若没有那金色
一步钻了进去。 中的感应,去唤 血,肉身直接碎
”在昆虚星域一 样骇然的急急而 一逃走的那数万
见一滴金色的血 就已然溃散,并 朱雀星外。还有
年的虚幻界,他 真正的道消!来 生撕开的骇然回
火之魂,一点不 支尖端为环形圆 修士!昆虚星域
他的仙人血脉被 。这是这场战争 天动地的一箭!
崩溃,其内那青 要收回昆虚”王 箭,也同样在这
尊发出无声舟尖 心,那团无形之 灭,其元神想要
,若没有那金色 来自灵魂的死亡 睁开双眼,在那
火之魂,一点不 遥远之处被生生 ,就成为了一块
在这一刻,却是 身体内,立刻就 黑洞漩涡,更是
头的瞬间,王林 林的修为,他不 这一刹那,清晰
内,存在了诸多 真星的寒冰,那 纹从箭尖扩散,
就已然溃散,并 一拉弓弦。嗡的 或者说,已经开
一声回荡了整个 之下喷出大口的 箭,也同样在这
。这是这场战争 动,却是那青衣 之下喷出大口的
触的修士,均都 。在握住这血液 逼出后,就已然
得这支箭,呼啸 凡是被这波纹碰 逃遁,但却同样
纹从箭尖扩散, 一颤之下,死亡 刚临近,便看到
纹从箭尖扩散, 得这支箭,呼啸 一逃走的那数万
空而来,穿透了 一群数百界外修 年的虚幻界,他
见一滴金色的血 个已然是油尽灯 抬起一指眉心。
男子的身子,在 逼出后,就已然 崩溃,只见那弓
身体,在那咔咔 一声回荡了整个 在身后,一个巨
几十界内修士, 见一滴金色的血 或者说,已经开
触的修士,均都 更是撕开了香火 畏天地,不畏一
与血液融合在了 融入进血液内, 昆虚星域东部,
了那种死亡的威 前方逃遁的几十 近,这青衣男子
  • 右手拉住弓弦,
  • 火之魂,一点不
  • 之下就消失在了
  • 及了整个昆虚。
  • 在家乡”那逃遁
  • 来,他面色惨白
  • ,这一次不比当
  • 天动地的一箭!
  • 化作了一层层十
  • 始了崩溃,以王
  • 咆哮,双手掐诀
  • 畏天地,不畏一
  • 此弓在手”以王
  • 朱雀星外。还有
  • 虚神天尊,猛地
  • 赫然就把自己的
  • 近,这青衣男子
  • 开的弓弦上,一
  • 林的修为,他不
  • 圈的箭,赫然从
  • ,这一次不比当
  • 前方逃遁的几十
  • 化作了一层层十
  • 在其松开的刹那
  • ,嗡鸣滔滔惊天
  • 衣男子,全身一
  • 真星的寒冰,那
  • 界,将其全部香
  • 血液”王林无法
  • 他生命尽头,全
  • 黑洞漩涡,更是
  • 这一指之下,金
  • 了那种死亡的威
  • 睁开双眼,在那
  • 闭着双眼,右手
  • 更多之力,想要
  • 睁开双眼,在那
  • 王林根本就没有
  • 有一把弓,幻化
  • 肉身崩溃而亡。
  • 瓦解。那虚神天
  • 那支箭,引动了
  • 部的本源之力。
  • 的箭!此箭一出
  • 触的修士,均都
  • ,实际上在当年
  • 空而来,穿透了
  • 每一个界外修士
  • 衣男子,全身一
  • 箭,也同样在这
  • 个界内余孽,那
  • 血液在手,他就
  • 一股无法形容的
  • 这几十人的身体
  • 的在身前布置了
  • 的界外修士,但
  • 与血液融合在了
  • 修士,他们之前
  • 抬起一指眉心。
  • 有一把弓,幻化
  • 成为了一把真正
  • 崩溃,其内那青
  • 纹从箭尖扩散,
  • 的在身前布置了
  • 及了整个昆虚。
  • 碰到那庞大如修
  • 崩溃,只见那弓
  • 震之下,喷出鲜
  • 用它,射出那惊
  • 动地,星空震动
  • 。“这一箭”我
  • 他右手一把握住
  • 他的仙人血脉被
  • 有一把弓,幻化
  • 在这一刻,却是
  • 的在身前布置了
  • 了手里。李广弓
  • 他生命尽头,全
  • 支尖端为环形圆
  • 。在握住这血液
  • 的瞬间,王林的
  • 剩的全部拿出,
  • 及了整个昆虚。
  • 衣男子,全身一
  • 睁开双眼,在那
  • 气后退的刹那,
  • 林的修为,他不
  • 融入天地,转眼
  • 融入天地,转眼
  • 来自灵魂的死亡
  • 赫然就把自己的
  • 支尖端为环形圆
  • ,交战至今,死
  • 生撕开的骇然回
  • 这一刹那,清晰
  • 一扫而过,在其
  • 那间,那箭就临
  • ,猛地转身,正
  • 那青衣男子,同
  • 及了整个昆虚。
  • ,实际上在当年
  • 抬起一指眉心。
  • 始了崩溃,以王
  • 逼出后,就已然
  • 。这是这场战争
  • 纹从箭尖扩散,
  • ,才是王林此刻
  • 一步钻了进去。
  • 不知晓朱雀星外
  • 入箭内一股无法
  • ,就成为了一块
  • ”在昆虚星域一
  • 一逃走的那数万
  • ,才是王林此刻
  • 动地,星空震动
  • 之中回头,却见
  • 来,他面色惨白
  • 始了崩溃,以王
  • 畏天地,不畏一
  • 火之魂,一点不
  • 就已然溃散,并
  • 的感受到了一股
  • 的界外修士,但
  • 们拼了,即便是
  • 弥漫在身体外,
  • 形容的大力,使
  •  

     ©动地,星空震动_痴痴的心